被困的人相信有朝一日他們會還錢嗎?

馬峰仍是感覺悔怨了。2017歲首年月,燕郊二手房的單價一度涉及4萬元/平方米,看著黃錦華轉手了一套房子就賺了40多萬,他好羨慕。

“當時真的有沖動,從心底相信燕郊房價能漲到五萬元,買就是賺。”但在現實生活中,抵押貸款的壓力,家庭支持,讓他平靜下來。

到2017年6月,廊坊市限制發放政策,當地戶籍家庭擁有2多套住房,禁止購房;但未登記為居民的居民不能購房,如果可以提供當地3年及以上社會保險支付憑證或購房證明。

“當政策第一次公布時,很多人並不這么認為。總覺得會有漏洞,如償還社保、注冊公司等。馬峰沒想到,這一次的限購力度空前。“沒有回旋餘地,每個人都必須遵循這一政策,如果你想在燕郊買房,現在就開始支付社保,三年後你就可以買了。”

房價最終下跌。現在鹽角的平均價格是每平方米16000元到17000元。我真的很想再買一套。”為此,他甚至提出了“假離婚”的方法,但被小翠拒絕了。

馬峰遺憾地說,現在想買也買不了。

李燕比“想賣,賣不出去”更難。“當我買它的時候,它是一家期貨公司,單價已經接近兩萬元了。雖然現在已經交了房間,但是粗糙的空房不能租。”李燕在鬥爭中,要么花了一大筆錢來裝飾,要么就把它戴上眼睛上癮了。

然而,燕郊房地產市場降溫後,李燕收入驟降,幾乎無法維持貸款,出來的裝修成本幾乎是瘋狂的。“即使裝修准備出租,月租金也只有1000元,很少。”

這次投資失敗,李燕概括為“厄運”,她不懂杠杆原理,也不研究宏觀經濟。她說她純粹是“賭徒心理”,就是賺快錢,從來沒有想過連續還款的困難。

和馬峰同樣,李燕深信環京樓市的限購政策總有一天能鋪開。關家,總有一天能回到這,她只是不知道她還能繼續多久。